96岁许渊冲与法语的缘分:跟法语倔了60年,诗译英法第一人
作者:寄风给你|2017年06月13日 15:00

语言的缘分

1921年,许渊冲生于江西南昌。“渊冲”二字取自《文选 陆机》里的“茂德渊冲,天姿玉裕。” 寄托了父亲望子成龙的期望。

许渊冲从四岁开始学习英语,但实际上,让他对语言产生浓厚兴趣的人,是他的表叔——著名翻译家熊式一。1935年,熊式一创作的英语话剧《王宝钏》在纽约百老汇上演,引起很大的轰动,也正因为这件事,许渊冲立志要成为像表叔一样的翻译家。

说起学英语的趣事,许渊冲在自传里说道:当时wxyz 这些字母没有国际音标,也没有中文读法。多亏了堂兄自创的口诀“打泼了油,吓的要死,歪嘴”,才能勉强记住。


许渊冲和老同学聚会(左一朱光亚,左三杨振宁,左四王传纶,左五王希季)

1938年,许渊冲以第7名的成绩考入当时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在这里,他遇见了杨振宁、周颜玉、朱光亚、王传纶和钱钟书。

在老同学杨振宁的眼中,许渊冲懂翻译,更懂美。杨振宁说:“他从英文诗翻译出来的中文诗,念起来像诗。他的中文诗翻译成英文诗,念起来像英文诗。这是多半的翻译工作者不会做,或者不注意做,而很多人非常喜欢的。”

许渊冲翻译的第一首诗,是林微因的《别丢掉》。为了向心仪的女生表达爱意,也感动于林徽因对爱情的真挚,他翻了许多资料,最终翻译出一篇令自己满意的诗词。

当他在《朗读者》再次朗诵这首词,甚至感动流泪,也让观众们动容。

虽然人生中的第一份情诗,并未让他成功抱得佳人,但许渊冲却是走上了翻译这条路,再未回过头。

缘起法语

在西南联大,许渊冲初遇了法语。

大学时期,他去联大图书馆借《牛津词典》,不料图书馆却给了他一本法英版的《牛津词典》。当时的许渊冲还未开始学习法语,却能猜到大意,心想:法语这么容易学,一定可以学好。

他去图书馆借了本《雨果法语语法简易读本》,大抵了解了法语文法后,便选了吴达元先生的法语课,由此打下了他英法文对比的基础。


1946年,许渊冲参加了留学考试,准备自费去法国留学,1948年6月8日,他登上了开往马赛的安德烈号。

在法国期间,他就读于巴黎大学,并且专攻《法国文学》、《英国文学》、《比较文学》、《象征派》、《雨果》、《巴尔扎克》等课程,深入研究法国文学。

在巴黎大学获得到文学研究文凭后,许渊冲先后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北京外国语文专科学校法文系任教。

自此,英法成了许渊冲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许渊冲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有两位:一是钱钟书,还有一位是他的夫人照歌。

师从钱钟书,让许渊冲这一生获益良多。

他认为,钱钟书是“贯通古今中外的才学,不但是前无古人,就是以后恐怕也难有人能够和他相提并论了。” 直到现在,许渊冲的家里,还保留着他向钱钟书请教诗歌翻译的书信。


钱钟书的回复

而对于许渊冲的翻译,钱钟书说道:“你带着音韵和节奏跳舞,灵活自如,令人神奇。”

也因为钱钟书的肯定和鞭策,许渊冲在翻译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好。

都说爱情总是姗姗来迟,是因为时间会把最好的人留在最后。于是,在38岁那年,才华横溢的许渊冲遇见了他的照君姑娘。

婚后他们还一度分居两地,许渊冲在北京,照歌在塞外,许渊冲便经常写诗来传达自己的相思之情。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不管许渊冲被打成反派,还是获奖后成为香饽饽,照君都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人互相陪伴到老。


翻译,是一辈子的事
生命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在于你记住了多少日子,你要使你过的每一天都值得记忆。
——许渊冲

对于他而言,翻译是一辈子的事情。

无论是 1951年的土改运动,1957年的“反右”,还是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他都没有放弃翻译。反右期间,英国德莱顿、法国罗曼罗兰、中国秦兆阳的作品都受到了批判,那时可以翻译的作品不多,他便将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译成英法韵文,寄去了外文出版社。

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批斗、挂罪牌,当时的他却是默诵起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边背边译,反复推敲一些叠词,一直到批斗会结束,便暗自得意地回家。

而现在,96岁的许渊冲仍旧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他借用英国诗人摩尔的诗句说道,“一切办法中最好的办法,延长我们的白天,从夜晚偷几点钟。”

其实,2007年,许渊冲就被诊断出有直肠癌,医生断言他最多也就剩七年的寿命。在《朗读者》上,许渊冲笑言:“看见没有,这生命自己可以掌握的。”

他不管自己能活多久,依旧喜欢什么做什么。而就在医生所判定的离世之年,许渊冲还斩获了人生的最高奖—国际翻译家联盟2014“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

他说,“如果我活到一百岁,我计划把莎士比亚翻完。 ”言语中看不到任何对死亡的恐惧,只有满满的期待。

如此信念,如此坚持。

至今,许老翻译的作品已有120多本。其中英文译本数不胜数,小编就不一一列举了,而法语著作也有许多。法翻中的有《雨果戏剧选》、《艾那尼》、《玛丽都铎》、司汤达《红与黑》、巴尔扎克《高老头》等,中翻法的有《精选诗经与诗意画》、《精选唐诗与唐画》、《精选宋词与宋画》,均被列入法国Coffret Prestige“声誉套书”,还有《中国古诗词三百首》、《唐宋词选一百首》等。

正如他名片上所写,“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当真配得上这一殊荣!

最后,与大家分享许渊冲翻译的《桃夭》。

《桃夭》(出自《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其家。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LA FLEUR DE PECHER
La fleur de pêcher sourit; Son charme nous éblouit. La jeune fille se marie,
Comme une fleur épanouie.
La fleur de pêcher sourit; Sa douceur nous éblouit. La jeune fille se marie,
Sa douceur évanouie.
La fleur de pêcher sourit; Sa verdure nous éblouit. On se marie,jeune homme et fille. Qu’elle est bonne à la famille!

声明:沪江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发现本网站发布的信息包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链接内容时,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做相应处理。

相关热点: 法语入门法语学习干货沪江法语法语入门视频

您感兴趣的课程有优惠啦,快去看看:
2
点赞
收藏
分享:
挑错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非常感谢!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
展开导航
我的收藏
我的课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