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翻译家胡小跃:“选择”与“被选择”之间
作者:伊莲|来源:沪江专访|2014年11月12日 07:00

【前言】多少人知道,法语系其实全称是高大文艺的“法语语言文学系”;而多少学法语的人,又曾在心中埋藏一个文学研究与文学翻译的梦想。今天《沪江专访》请到的是这样一位大家:他因“时局选择”而学习法语,因“机遇选择”而开始翻译,最终,却也因自己一腔情怀将文学翻译家这条光荣的荆棘路坚持到底。胡小跃,一个学法语的人并不陌生、也必然值得铭记的名字。让他为我们细细道来,选择与被选择之间,梦想与现实如何交融?

【本期嘉宾】胡小跃

嘉宾介绍:著名法语文学翻译家
译作有《茶花女》、《街猫》《灰色的灵魂》、《巴黎的忧郁》、《加斯东·伽利玛——半个世纪的法国出版史》等。
 

聊翻译之路:“这更多的是被选择”

为什么会选择学法语?这是很多人对法语学习者的第一问。胡小跃就此给了我们意料之外、却也情理之中的回答,“是因为被选择。”他为我们解释,“在我那个年代,学习什么外语并没有多大的选择权,而是由国家来决定和分配。我很幸运,被‘分配’学习法语。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之一,法国又是一个文豪辈出的国家,爱好文学的人如果懂法语、能直接阅读原著,那就如同添上了双翼。”

而之后成为文学翻译家,在他看来,这更多也是“被选择”的结果。众所周知,文学翻译很难养活自己,不单中国,全世界情况皆如此。也因此造成一种状况,文学翻译工作者往往都是业余的,选择当一名专职的文学翻译者是不现实的。“但你如果热爱文学翻译,又具有一定的水平,机会和时机也有可能会选择你”,胡小跃如此强调。因为他就是如此,因为喜欢文学翻译,便不断尝试,最终受到瞩目。

论翻译职业:“这也未必不讨好”

说到文学翻译家这个职业,也有很多人油然而生第一印象是:吃力不讨好。胡小跃就此指出:说文学翻译不讨好,也要看是讨什么好。如果这个好指的是经济上的汇报,那确实不是太好。但他同样觉得,凡事不可光看经济酬劳,也应看到其他方面的回馈。比如,在翻译过程中会得到很大的精神享受,尤其国外的优秀文学作品因自己的努力变成汉字、此后让不懂外语的读者也能欣赏,这也会让人有很大的成就感。“翻译让我的生活变得很充实,我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快乐。从这个角度来讲,翻译是讨了好的。我不敢说我为文学翻译而生,但文学翻译确实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有意义。

综合来说,其实每个行业都各有利弊,某一方面得到多了,其他方面就可能获得甚少。付出和得到不对等的不只是文学翻译一个行业,最关键是要看你想得到什么。如果冲着钱去从事文学翻译,大多数人的确是会失望而归。胡小跃也坦言,比较各国的文学翻译稿酬,情况其实都差不多;也因此翻译家通常有其他职业,翻译文学常是出于爱好而在兼职,这都是不可避免的现实。

谈翻译本质:“宛如戴着镣铐跳舞”

“信、达、雅”,一直是文学翻译最基本、同时也是最高的要求。做到固然不易,但也不能偷懒不做。胡小跃就不同意翻译乃“再创造“,他认为这种说法会给“乱译”、“编译”提供口实。文学翻译本身确有创作成分,但这也有限度、有条件,是一种“戴着镣铐跳舞”。必须首先确保忠于原文,哪怕原文有不完美之处,译者也不应刻意拔高。译者的职责和任务是尽可能忠实、完整地反映原文面貌,不应越俎代庖;当然,同时也应顾及读者的阅读习惯,不要“洋”味太足,弄至佶屈聱牙

成为翻译家的基本素质有哪些?首先,外语水平很重要,毕竟要正确理解原文意思,首先得过语言关;其次,中文水平也不可或缺,光是理解但表达不出或表达不好,就不能算“文学翻译”,充其量是“文字翻译”;再三,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知识面一定要广,因文学翻译可能会涉及多个领域,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一定要跟上。最后,实践也是应该重视的,好的翻译家不是课堂中学出来、而是实践中锻炼出来的。多翻译,多练习,熟能生巧,这是每个翻译家的必经之路。

很多译者在经过一段时间磨练后,也会遭遇到所谓“瓶颈”。在译者的成长过程中这是一种好现象,证明你已经往上走了不少,到达瓶子的颈部,再努力一下,或者也可抵达顶端。而如何通过这一狭窄的瓶颈呢?原则上来说,需要坚持具体实践方面,胡小跃谈到,加强阅读是对他来说最有效的办法之一。从事文学翻译,词汇量、语感乃至文字表达能力都非常重要。而这些显然都要通过大量阅读来培养。

诉翻译点滴:“每本书都有各自难点”

胡小跃很喜欢法国作家菲利普•克洛代尔的作品,认为他的小说语言富有诗意,细节生动,写人栩栩如生;他也很喜欢比利时女作家阿梅丽•诺冬的作品,觉得对话精彩,故事奇特,结局常出人意料。而翻译方面,他翻译得更多的也是当代作家的作品,因为他觉得应该让中国读者第一时间了解国外文学发展的动态和现状,以便中外文学可以接轨和对话。

选什么书进行翻译?他的标准也很综合:风格必须独特,语言必须丰富,思想必须深刻,至于情节,倒并不是首要标准。学作品,首先是语言的艺术,如何表达、如何叙述是最重要的。挑选作家和作品,也更应看中实力和潜力,只要作品好,暂时不能被接受也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

在翻译过程中,他也切身体会到,其实翻译每本书都会各遇难点。比如有的书相对晦涩,理解上面就会比较困难;而有的书风格独特,表达出来就颇不容易。还有诸如波伏瓦的《长征——中国纪行》,引用了大量中国古代文献,译回原文时会成为一种新的挑战。现在刚译完的《杜拉斯——穿越世纪》,则在翻译过程中需要查阅杜拉斯的全部作品,乃至当时社会政治背景资料。有时还会遇到给译者设置“陷阱”的作者比如侯麦,翻译过程中更加需要反复琢磨和揣摩。

给青年人的寄语

“在目前的情况下,文学翻译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种理想,”胡小跃如此坦言。他也建议,在机会未至或条件尚且不成熟的情况下,年轻人尤其眼下面临就业压力的九零后,可以先找与外语或教育有关、跟文学翻译亦不太远的工作。与此同时,不断阅读,扩大知识面;并且多加锻炼,努力提高外语和中文水平,这样才能在机会真正到来之时有能力把握得住。

言及法语学习,胡小跃也分享了自身心得:当年大学专业学习时,中国老师教语法,法国老师教口语,课程方面也有文化课、写作课和翻译课,整体来说学得比较系统。此外学校图书馆亦有很多原版图书,通过大量阅读来增加语感和词汇量,这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学习方法。至于口语和听力,则主要靠练习来提高,遵循的原则是:多讲多听,不要怕开口,不要怕讲错。另外,看一些原版影视片也会有助提高语言水平、扩大知识面。假如让他向当代青少年推荐法语读物,他首选《小王子》比利时诗人卡雷姆的诗。《小王子》对青少年读者来说,语言适中、富有寓意、想象奇特。而卡雷姆的诗则语言浅易、音韵优美、形象鲜明,初级法语程度的读者甚至可找原文来阅读,以达到提高法语水平的目标。

本内容为沪江法语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热点: 法语翻译沪江专访主题

13
点赞
收藏
分享:
挑错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0个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 理性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非常感谢!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
展开导航
我的收藏
我的课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