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28)

    而我不同她坐在一条长凳上。”   那辆笨重的马车摇晃起来,旅行又开始了。   开初,谁都不说话。羊脂球不敢抬起头来。同时觉得自己对于同车的人怀着愤慨,觉得自己从前让步是受了委屈的,是被普鲁士人的嘴唇弄脏了的,然而从前把她扔到普鲁士人怀抱里的却是这些同车旅伴的假仁假义的手段。   但是伯爵夫人偏过头来望着迦来-辣马东夫人,不久就打破了那种令人难堪的沉寂。   “我想您认得艾忒来尔夫人,可对?”   “对呀,那是我女朋友当中的一个。”   “她多么娇媚哟!”   “真教人爱哟!是一个真正的出色人物,并且知识很高,连手指头儿上都是艺术家的风度,唱得教人忘了忧愁,又画得尽善尽美。”   厂长和伯爵谈着,在车上玻璃的震动喧闹当中偶然飞出来一两个名词:“息票——付款期限——票面超出额——期货。”   鸟老板偷了旅馆里的一副旧纸牌,那是在那些揩得不干净的桌子上经过五六年的摩擦变成满是油腻的,现在他拿着这副牌和妻子斗着一种名叫“倍西格”的斗法。   两个嬷嬷在腰中法对照:羊脂球带上提起那串垂着的长念珠,一同在胸脯上划着十字,并且她们的嘴唇陡然开始活泼地微动起来,渐渐愈动愈快,催动她们的模糊喃喃声音如同为了一种祈祷的竞赛,后来她们不时吻着一方金属圆牌,重新再划十字,再动口念着她们那种迅速而且不断的模糊咒语。   戈尔弩兑坠入沉思了,没有动弹。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16)

    中法对照:羊脂球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17)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17) Maupassant 莫泊桑     L'après-midi fut lamentable. On ne comprenait rien à ce caprice d'Allemand, et les idées les plus singulières troublaient les têtes. Tout le monde se tenait dans la cuisine, et l'on discutait sans fin, imaginant des choses invraisemblables. On voulait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26)

    大意了。”这时候,人们都不懂得他的意思,于是他叙述了“过道里的秘密”。这样使大家重新哄堂地大笑了一阵。那些贵妇人快活得如同痴婆子似的。伯爵和迦来-辣马东先生连眼泪都笑出来。他们简直不能相信这样一件事。   “怎样!您确有把握?他当初想……”   “我告诉各位那原是我亲自看见的。”   “而她拒绝了……”   “因为普鲁士人就住在旁边的屋子里。”   “不可能吧?”   “我向您发誓。”   伯爵透不过气来了。实业家用双手捧着肚子。鸟老板接着说道:   “各位明白了,所以今天晚上,他并不认为她是滑稽的,简直一点也不。”   三个人又都再笑起来,直笑得心里都不好受,都透不过气来。   大家就是这样分手了。不过鸟夫人的格性是和荨麻样的,到了两夫妇刚刚躺下去的时候,她向丈夫指出了迦来-辣马东家那个娇小的坏东西在整个晚上一直假笑:“你得知道,娘儿们到了心中法对照:羊脂球爱着军人时候,不管那是法国人或者普鲁士人,在她们看来全是一样的。这是不是一种怜悯的意思,我主上帝!”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23)

    中法对照:羊脂球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8)

    身子:“说句真心话。我不拒绝,我再也受不住了。打仗的时候是打仗的样子,可对,夫人?”末后,他向周围用眼光归了一圈接着说:“在这样一种时候,遇见有中法对照:羊脂球人为自己帮忙是很快活的。”他带了一张报纸,现在为了不至于弄脏裤子就把它打开铺在两只膝头上,接着再从口袋里取出一柄永不离身的小刀,扳开它用尖子挑着一只满是亮晶晶的胶冻的鸡腿,他用牙齿咬开了它,再带着一阵很明显的满意来咀嚼,使得车子里起了一阵伤心的长叹。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29)

    住了嗓子,她简直不能够说话。   没有一个人望她,没有一个人惦记她。她觉得自己被这些顾爱名誉的混帐东西的轻视淹没了,当初,他们牺牲了她,以后又把她当作一件肮脏的废物似的扔掉。于是她想起她那只满是美味的提篮,那里面本来盛着两只胶冻鲜明的子鸡,好些点心,好些梨子和四瓶波尔多的名产红葡萄酒,第一天通通被他们饕餮地吃喝得干干净净。末后,她的愤慨如同一根过度紧张的琴弦中断了似的忽然下降了,她觉得自己快要哭了。她使出了惊人的努力,镇定了自己,如同孩子一般吞住自己的呜咽,但是眼泪出来了,润湿了她的眼睑边缘,不久两点热泪从眼睛里往外流,慢慢地从颊部往下落,好些流得更迅速一些的眼泪又跟着来了,像一滴滴从岩石当中滤出的水,有规则地落到了她胸脯突出部分的曲线上。她直挺挺地坐着,眼中法对照:羊脂球光是定着不动的,脸色是严肃而且苍白的,她一心希望不至于有人看见她。不过伯爵夫人偏偏瞧出来了,用一个手势通知了丈夫。他耸着肩膀仿佛就是说:“您要怎么办,这不是我的过错。”鸟夫人得胜似的冷笑了一声,接着就低声慢气地说:“她哭自己的耻辱。”   两个嬷嬷把剩下的香肠用一张纸卷好了以后,又开始来祷告了。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15)

    中法对照:羊脂球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13)

    中法对照:羊脂球

  • 中法对照:羊脂球 BOULE DE SUIF (5)

    中法对照:羊脂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