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Camille,转载自“法语人”微信公众号(ID : fayuren123),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授权。了解更多信息,请扫描文末二维码。

初出茅庐 - 上海

毕业那会儿,正值外资纷纷进入中国市场,法语作为小语种学得人还不多,应该属于稀缺资源,所以基本上不用辛苦找工作,都是工作找上门。

我所在的法国公司也是首次进入中国市场,属于电脑游戏领域。作为产品经理,我主要负责部分产品的市场工作。不少朋友对于把玩电脑游戏当工作煞是羡慕,实际上我们玩游戏都是带着任务的,目的是为了熟悉自己所负责的产品以及测评竞争类产品。由于公司刚起步,从市场调研、产品汉化和包装,到打广告、组织市场推广活动以及客户管理等工作都要一个人负责完成,个人工作能力因而得到了充分地锻炼。

然而法语能力却不占优势,因为在一家国际企业中,除了跟法国总经理交谈时可以说说法语,大部分内部沟通仍以英语为主(比如日常工作汇报、市场调研报告、产品推广计划等都是用英语写)。

随着中国业务的发展,公司逐渐扩大,人员也陆续增多,人一多不仅工作流程繁琐了,而且人际关系也复杂起来,慢慢地中国企业的味道越来越浓。这时正好有一个去魁北克工作的机会,我很快答应了,期待自己的法语有用武之地。

海外工作第一站 - 魁北克

这次是一家中国国企集团,准备在当地开办针织印染厂,总投资额约三千多万加币。由于当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还不多,所以当地政府也很重视,给予了一定补贴和优惠政策,但是出于对本地就业的保护,对中方人员的数量还是有严格限制的。

我一开始的职务是总经理秘书,当我到达时,项目前期的可行性报告、项目审批等已完成,进入到了建厂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工作就是与当地建筑承包商谈判沟通,对工程质量、进度和款项进行控制。

大家都知道魁北克法语的口音独具一格,尤其是在小城市里口音更重,而且魁北克法语中还有某些特殊的用词和表达方式(连粗口都有跟法国人不一样的习惯,呵呵),所以第一次与当地人开会非常煎熬,感觉就像城里人到了乡村听到的都是土话,只能劳驾对方放慢语速,不过这个问题在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很快解决了。(所幸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的口音未被本地化。)

工厂建设并非一帆风顺,不时出现状况,主要是由于工程图纸出自国内设计院,依照的是国内建厂标准,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承包商按当地要求(如排水、通风、防火等)提出了整改意见,因为只有这样工厂建成后才能通过相关部门的验收,所以重新修改制作图纸并确认、重新调整预算和进度,一来二去颇费周折。双方时常因无法达成一致而争执,比如在国内对于某些无伤大雅的环节可能只要认识人跟相关部门打个招呼就可以通过,这样既不用增加预算又保证了进度,最多欠个人情,但是到了国外这一套就行不通了,交情是交情,验收则严格执行不误。

工厂终于落成,开工仪式热热闹闹,大大小小领导都被请来捧场,魁省政府代表也发了言。台搭好了,戏如何唱又是一道坎。首先是为工厂招聘本地员工:各部门负责人从厂长,针织、印染、定型主管,到财务、人事、销售经理都通过当地猎头公司的介绍,再经我们自己面试确定,合同等事务则委托我方律师办理,随后由人事经理协同厂长招聘车间工人。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实际上在来魁北克落地之前,中方并未很好地对当地的劳动法、人事管理、人工成本等情况做过严谨的调研,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现学现用,出了问题再解决,比较被动。比如当地工会势力强大,工人们因而很强势:开除一名工人,先要给出过至少两次书面警告,开除后工人往往还会以种种理由将公司告上法庭,我们就遇到过三、四例这样的情况。要解雇一名主管则要付出相当可观的经济补偿。此外,工人上下午各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我观察过,他们到了点一定是坐到食堂里喝咖啡、吃自带的点心,这在国内工厂是不可想象的。加班也是按规矩行事,想让工人多加班得工会通过。所以到了国外,不讲什么奉献、牺牲,也不讲什么空洞的情怀,一切有章可循、有法可依。这也是为什么,某次对于集团总裁的周末到访,所有外方主管均以陪同家人为由拒绝专程来工厂出席接待,他们对自己所享有的权利是毫不含糊的。

人员到位后,中外双方技术人员又在工厂具体运作中起了冲突。问题的原因,一是语言不通,各自的英语水平都不行,日常交流困难,最终造成隔阂;其次,当初的可行性研究太粗糙,完全以立项为导向,没有充分考察工厂运作中的实际细节问题。比如印染中水和染色剂是很关键的因素,当地的水质比国内硬,所以同样的染色配方运用到当地效果肯定不一样了,需要重新调整。另外从香港引进的设备大家都没有操作经验,也需要时间相互切磋、磨合。这个阶段我的工作重点就是配合中方总经理进行工厂内部的沟通和管理,规范工作制度和流程,努力使中外双方尽快建立起信任与合作,让工厂的运作走上正轨。

工厂因业务需要在蒙特利尔和纽约设立了销售代表处,由于我的英语还不错,所以开始负责与两位当地销售经理的沟通以及跟单工作。我逐步了解了整个工厂的运作:生产工艺,各环节要点,不同织造、染色面料的报价核算、生产周期和包装出货等。过了一段时间,总经理又让我兼任了生产计划,加强织造、染色、定型、仓库之间的沟通和配合。为了做好工作,我重新设计了双语生产计划单、进度表,每天跑到各车间了解生产情况,以便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至此,真的是应了那句“能者多劳”。不过,我乐此不疲,我喜欢工作中双方同事们给予我信任,以及大家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并愉快相处!

加拿大员工大多很好相处,他们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不满意、有意见都会当面说出。而我方领导跟他们开会喜欢按国内的套路,动不动就上升到国家、人民高度,时有让别人产生不知所云的困惑。当然作为翻译,领导怎么说我怎么翻就行了。

几年里,受邀参加了一些令人难忘的饭局和活动,得以更深入地与本地人交流,了解他们的生活。如与当地女市长吃饭,知道了她从来都是自己开车出行;蒙城银行副总裁请我们午餐很低调,没有去高大上的餐馆,而是安排在会议室由商家提供上门服务,规规矩矩的三道菜;此外,还去了厂里的工人家过平安夜,去主管家过圣诞节,去厂长入会的高尔夫俱乐部吃饭。不同的人物,尽管社会地位、经济状况不一样,但都安心平和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有一次厂里组织全体员工去当地小城的高尔夫球场活动,包自助午餐折合人民币才一百多元;更让我意外的是,厂里的一对工人夫妇自带高尔夫装备,最后获得了第一名,这个在中国无法想象。

工作之余我还游览了加拿大其他主要城市以及美国的东西部。北美的自然风景保护得很好,不像国内很多景点做作的人为和商业气氛让人反感。

国外的生活虽然收获满满,但与家人的长期分别则是最大的遗憾。两年半后,不顾总经理的再三挽留,我还是下决心提出了回国。

新的挑战– 突尼斯

在国内呆了两年后,我再次萌生了去国外工作的念头,因为在国外,尤其是在中国企业中,语言上的优势能使你在工作中迅速地成为主力,相比国内成就感倍增。通过常规的投简历、面试后,决定去一家通讯公司的代表处担任客户经理。尽管又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但有了加拿大的经历,我觉得不是问题,只要有快速的学习理解能力和适应能力就可以尽快进入角色。

客户经理的基本工作就是开拓和维护客户关系,我们的客户包括本地电信运营商,相关政府部门和机构,还有我国驻当地的使馆、经商处。定期的拜访自然是惯例,就具体项目更需要经常见面沟通。说得简单点,就是搞好关系,既要投人所好,又要不卑不亢,体现职业素养。看似容易,实则压力不小。

首先,从公司的生存环境来说,你在做的事情,国内外的竞争对手也在做,为了拿下一个项目,技术硬件方面的较量是显而易见的,而公关方面各家也是下功夫各显神通,尤其我们驻扎当地市场的时间较其他公司晚,更需要在这方面用心思。除了主动出击,别人出招时,要会接招化解,还要提防“暗箭”,比如有的公司好写“黑材料”发给客户,以达到贬低对手的目的。

其次,从工作能力来看,公关工作对语言的要求提高了。客户对象上至通讯部长、电信总裁下至电信部门主管、售前工程师,约谈内容也不尽相同,这就需要根据情况组织好自己的说词,事前把要点至少在脑海里先过一遍。此外跟相关部门经常会有书面传真往来,在措辞上有时也需要花些功夫,比如投标后局方往往会就我方应答中的某些地方要求澄清说明,回复的时候就不能有漏洞。

我们代表处由于暂时项目不多,所以除了总代表,就只有我一个客户经理,而其他公司则有三、四个,这意味着很多事情因为语言问题我都需要参与,甚至独挡一面。记得第一次参加突尼斯电信的投标项目,正值总代表陪同突尼斯电信部长访问中国总部,我组织中外主要员工一起整理文档、打印、检查、包装、封口,通宵加班,连续忙了四十多小时,终于亲自按要求按时送到指定地点。过了几天,还参加了局方举行的开标会,即参加投标的公司各派一名代表到场,然后由突尼斯电信相关负责人公开拆封各家的应答书,检查其内容是否符合评标资格,如发现有遗漏内容,会要求补充,有时如不符合要求则直接废标,即开除出局。说实话第一次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心里是有点紧张,而且进门一看就我一个女的,遇到这种压力比较大的场合,我就暗示自己:前面都是“纸老虎”。还有一次去巴塞罗那参加展会,自己也是第一次去,还要负责好几个客户的“异地公关”,好在他们最终都很满意。除了跟客户打交道,其他还有样品的清关、入网测试等零零散散地事情要跟当地不同的机构、人员来往应对。

做好对外工作是一方面,对内沟通也很重要,这个沟通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公司内部代表处与各级相关部门的沟通,从总部到片区、到其他代表处,目的是争取资源以推动项目的进展。二是代表处内部的沟通,包括中外员工的管理。对本地员工,既要跟他们和睦相处,保持团队的凝聚力,也要在发现问题的时候恰当地解决,如有员工在公司内违规,虽然不构成大过,但也有必要把握好分寸地与之谈话。此外,总部派来的临时技术支持人员的食宿、出行等都要安排好。连厨师生病,都是我跟本地行政助理轮流陪同看医生、预约检查、联系住院。

辛苦之余不忘劳逸结合。突尼斯国家虽小,但是小而别有风情。首都突尼斯城最出名的地方是Sidi Bousaïd(中文译为“蓝白小镇”),周末我们中方员工时而会去那里的小山坡上散散步,选一家临海的咖啡馆坐下,有人悠哉地抽着果味Shisha(水烟),有人望着地中海发呆,地中海的平静之美很有感染力。由于穆斯林国家禁酒,所以大街上没有酒吧,但有很多salon de thé(茶室) 。我们所住的别墅地处当地富人区,周围有不少装修讲究的茶室,记得有一年大年夜吃完饭大家无所事事,便找了其中一家叫Touareg的去玩“杀人游戏”,Touareg(图阿雷格人)为北非游牧族Berber(柏柏尔人)的一个分支。对一个小国来说,突尼斯的文化资源非常丰富,从迦太基遗址到古罗马遗址,很多地方令人流连忘返,比如保存完好的El Jem斗兽场,在那里还欣赏过一场交响音乐会;最喜欢Dougga和Tuburbo Majus这两处罗马古城遗址,前者保存相对完好,后者尽管不太出名,但人少静谧,也是体验废墟之美的好去处,尤其是日落黄昏时分。

对法语专业的体会

讲述完自己的工作经历,我想结合自己的经历粗浅地谈下对法语专业的体会:

一、 以日后工作为导向,尽早定下自己的学习方向和目标。
这个有点老生常谈,但很重要。遇到不少同学当初选择法语是因为觉得法语很好听,法国很浪漫,没想到法语的语法很复杂,学起来一点也不浪漫,而且还发现其实在很多法国大公司还是以英语为主。

如何让自己具有竞争力呢?
首先就要到对自己日后的工作初步定位,找到努力方向。如果只是把法语作为附加的语言能力,那么在达到法语专业普通要求的同时,一定要加强自己的英语。否则毕业时会发现自己处于英语和法语这两种语言都不具优势的尴尬局面。如果下定决心靠法语吃饭,那么就要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到提高法语水平上,因为精通一门语言是一项长期的艰苦的积累。

二、有条件一定要去法语国家继续学习并工作。
国内的语言学习基本可以比喻为粗加工的阶段,尤其如今开设法语专业的高校达上百家,再加上“海归”,就业形势大不如前。通过在国外的学习能使自己的专业方向更明确,也在进一步的磨练中提升语言水平、开拓视野。

三、法语专业在中国企业中有可能更受重视。
现在很多中国企业积极对外投资发展业务,比如中兴、华为在很多非洲法语国家都建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法语客户经理在市场开拓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其需要的不仅是语言能力,还有营销和公关能力。这对刚毕业的学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而且因为有海外津贴和业绩奖励,在收入上也很有优势。当然从卫生条件和治安环境来说,北非更合适女生,黑非洲还是留给男生吧。

结语

国外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回忆,无法一并写出。在去国外前,我就想,像我这样平凡的人,这一生不太可能做出什么大事,但可以让自己的人生尽可能的丰富。二十多岁前我们的人生轨迹没有太多的自我选择,跟别人一样,我们按部就班地从低年级上学到高年级。工作之后我们则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国外工作不同于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其最大收获来自与当地人的交流、相处,从不同的视角观察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更好地认识自己,真正地开拓自己的视野,为未来的生活积累宝贵的经验和精神财富。

:最近刚好读完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写的《谈外交》,建议学法语的朋友们都看看,吴先生精彩的一生非常值得我们从中学习借鉴。

想系统学好法语的同学,可以参加沪江网校的零基础到B2直达法语课程

戳这里去试听>>

声明:沪江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发现本网站发布的信息包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链接内容时,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做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