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故事主人公,一位是风姿绰然的中国京剧名伶,一位是当年的法国外交官。

53年前的圣诞晚会,两人相识相爱,谁也没想到,这段爱情竟演变成了80年代震惊全法的离奇案件,堪称战后第一案。接下来,请听法语君缓缓道来。

因为法语
中国“祝英台”遇上了法国“梁山伯”

时佩璞,1938年12月21日出生于山东,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京剧演员。他自述出生于没落贵族,已故的父亲曾是一位大学教授,母亲是一个教员,他有两个姐姐,分别是乒乓球运动员和艺术家。

大学期间,他主攻法语和西班牙语,成为那个年代少数能讲一口流利法语的年轻人。

正是如此,才有了他和法国人布尔西科(Bernard Boursicot)的相识。

法国于1964年与中国建交,成为朝鲜战争以来,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并为驻京大使馆招募了第一批工作人员。来自布列塔尼的布尔西科就是其中一员,他作为会计来到中国工作。

当时布尔西科刚满20岁,正是对于周遭一切充满好奇的年纪。

当年12月,使馆举办了一次圣诞节招待会,这是布尔西科第一次遇见时佩璞。

当时的时佩璞年约26岁,穿着得体,风华正茂,常年的京剧习练让他身形挺拔,眉目有神,再加上他的法语流利,而且一直给使馆工作人员的家属教授中文,布尔西科立刻对他产生了信任和好感。

此后,两人常常聚会,一起外出吃饭,一起骑车同游京城。在交谈中,时佩璞透露自己拥有昆明大学的文学学位,是北京作家协会的成员,还参加过戏剧创作。

眼花缭乱的资历,侃侃而谈的气质,立刻令年轻浪漫的布尔西科深深折服,对时佩璞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

就在两人的情谊愈加深厚之时,时佩璞向布尔西科坦白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其实我是个女人,但我必须保守这个秘密。
Je suis une femme, mais il faut garder le secret.

(剧照)

时佩璞还向布尔西科讲述了祝英台的爱情悲剧:一个女子为了求学扮成男人,而后和自己的男同学相爱,最后双双化蝶。

“我和故事里的祝英台一样,是女扮男装。

为了满足父亲对儿子的渴望,也为了防止母亲因为连续生女被抛弃的厄运,我自小就被当成男孩抚养。长大后,我不得不以男性形象示人,并依靠服用激素来保持男性的特征。”

面对这位神秘中带有魅力的朋友,布尔西科毫不迟疑地相信了,但内心中有什么正在慢慢改变:

在他看来,时佩璞不再是一起把臂同游的普通友人,而是一位深困封建传统,亟待拯救的东方公主。

是同情、还是爱恋,让他一直忍不住接近这位东方公主?在无数次自问之后,这位20岁的年轻人终于确定,自己陷入爱情,他说:

这些话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再也不能没有时佩璞。
Ces révélations ont changé toute ma vie, impossible désormais sans Peipu.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两人深陷爱河,也很快发生了关系。含蓄的时佩璞每次都会要求关灯,布尔西科也会照做。

就这样,两人甜甜蜜蜜地过了一年,直到第二年12月,布尔西科的工作到期,不得不离开中国。

(剧照)

就在他出发的前夕,时佩璞哭着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他们有孩子了!

看着肚子微微伏起的爱人,布尔西科十分震惊,但他不得不含泪离开他们,但为了孩子,这位准爸爸再次争取到了在中国工作的机会,这次他成了使馆的档案管理员。只是当他再次回到中国时,一切都变了。

1966年8月,时佩璞的儿子出生了,被取名时都都,时佩璞说,孩子出生在厕所里,胎盘也扔了。当时正值文革期间,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将儿子送到了俄罗斯边境的偏远地区。

但无论如何,能够重逢终归是喜事,布尔西科收拾好了心情,享受家庭团聚的美好。

好景不长,有一天,布尔西科和时佩的身边忽然出现了特工。

这些人以时佩璞和孩子的安全为要挟,要求他定期提供一些报告和使馆的文件和信件。

布尔西科担心时佩璞的安全,更担心从此看不到孩子,只能咬咬牙,一一照办。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972年他的工作到期。

之后,为了争取和时佩璞跟儿子相聚的机会,布尔西科在1977年,再次争取到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工作机会。

虽然这是法国最小最艰苦的外事机构,但是从这里坐火车到北京只有36小时,他每六个星期就可以回去看望孩子,但他还得将一些外交信息提供给中国的情报机构,主要是一些大使撰写的文稿:比如中苏对抗下的蒙古外交政策,美国在乌兰巴托设立使馆所面临的困境,等等。

这时,时佩璞已经把孩子接在身边,布尔西科对孩子很关心,并向自己的父母提及这个在中国出生的孩子,祖父母给孩子起名叫伯特兰。

1982年,布尔西科终于争取到母子俩来法国的签证手续,让他们顺利抵达巴黎。

初来巴黎的时佩璞没有丝毫不适,反而凭借了传统京剧的表演在法国社会如鱼得水,除了出演电视台的节目,还获得了一年的签证延期。

但就在一切看似圆满之时,法国情报部门发现了异样:这对异样的同居男子,一个是曾经的外交官,一个是身世不详的中国京剧演员,还有一个谜一样的孩子,似乎这个家庭,隐藏着某种秘密?

经过各种调查,1983年夏天,法国警方将两人带走进行审讯。

布尔西斯不断抗议:时佩璞只是他的妻子,警方不应该逮捕她。

但在法医的检查下,事实无处遁形,他们告诉布尔西斯:你的妻子是个男人!

当警方将时佩璞送往弗雷斯内男子监狱时,布尔西科还仍然拒绝相信医学证明,直到在司法部的地下室,时佩璞亲自把“证据”给他看……布尔西科崩溃了。

(剧照)

很快,间谍案的新闻便传遍全国:“被指控为间谍的中国玛塔哈丽,其实是一个男人。”
(玛塔哈丽是法国一名著名的双面间谍,以美貌著称,以美色换取情报。)

而他们所谓的儿子,则是一个更大的谎言。

这个看起来酷似“混血儿”的孩子,是时佩璞从一名新疆医生手里买来的孩子,花了三千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一个工薪阶层家庭6年的工资。

布尔西科瞬间成为了整个法国的笑柄,他在广播室听到新闻之后,回去就用剃须刀片割了喉,幸而并未成功。

虽然布尔西科逃过了死亡,却逃不过来自四面八方的嘲讽,和各种涉及隐私的审问。

两人的审判于1986年5月在巴黎进行。时佩璞毫无隐瞒,将他与布尔西科相恋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更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告诉布尔西科,自己是一个女人,而是向他暗示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女性。

往昔的美好故事,和动人的梁祝传说,此时已变成刺向对方的尖刀,没有比这更恶毒的惩罚。

布尔西科的辩护律师提出一个事实,尽管布尔西科提供了情报,但那些情报的价值非常有限,比如在乌兰巴托,他只是拍摄了一些蒙古风景的照片而已。

但一切无济于事,由于布尔西科在1977年至1979年将30多份外交文件提供给中国,被判入狱6年。

时佩璞也被巴黎特别法庭定罪并判处了6年徒刑。

虽然两人在服刑的第二年就等来了密特朗总统的特赦,获准出狱。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和羁绊却已经支离破碎,不堪回首。

对于他一手炮制的荒唐,时佩璞没有丝毫悔意,反而抱怨道:“我认为法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我是男是女,这很重要吗?”

(剧照)

两人被释放之后,时佩璞留在了巴黎,并继续担任戏曲演员。而布尔西科与他彻底断绝了往来,两人形同陌路。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1994年,华裔编剧黄哲伦将这个名噪一时的故事进行了改编,然后由导演David Cronenberg拍成电影《Mr. Butterfly》,讲述京剧名伶宋玉玲和法国外交官Rene的爱情悲剧。

片中的宋玉玲的原型便是时佩璞,由尊龙扮演。尊龙演技精湛,如梦如幻,男装时帅气逼人,女装又温婉如水,强烈的视觉冲击使影片大放异彩。

(剧照)

从那时起,这一对中法恋人的故事便通过这部电影一起走遍了世界各地,而故事里真实的主角布尔西科却只能蜷缩在布列塔尼的故乡,躲避这一切给他带来的耻辱,沉默不语。

在二十年的岁月里,布尔西科深信时佩璞的每一句话,爱“她”,珍惜“她”,无论身在何处都想方设法的去找“她”。对孩子的事也深信不疑,甚至请父母为两人的孩子取名。

然而真相是何等残酷,爱情的背后只是利益,孩子更是绑架情义的道具。

当事情爆发时,人们关注的仅仅是时佩璞高明的骗局,和他神秘的东方“房中术”。而布尔西科的一片痴情,换来的只是愚蠢的骂名和一世的笑柄。

2009年6月30日,时佩璞在巴黎去世,时年70岁。

临终前几个月,他曾试图与住在一家养老院的布尔西科联络。时佩璞通过电话跟这位昔日恋人道别,含泪说道,自己还爱着他。

但是布尔西科早已心如死灰,没有给他丝毫的回应。

当几个月后,时佩璞的死讯传来时,布尔西科表现得很冷漠:“他对我做了很多错事,一点也不觉得抱歉。这是一场愚蠢的游戏,我伤透了心,现在终于结束了,我自由了。”

有人说,布尔西科爱上的,只是那个神秘的东方姑娘。当一切谎言被揭开,爱情也不复存在。

但也有人说,无爱哪有恨,布尔西科也是爱透了这个人,才会伤透了心。爱情本不该有欺骗。

对于时佩璞,究竟是因为爱得深而不忍揭开谜底,还是因为不够爱而忍心欺骗,已经无法得知。只是听过这个故事的人,都会感慨: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ref:https://en.wikipedia.org/wiki/Bernard_Boursicot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obituaries/5735335/Shi-Pei-Pu.html

声明:沪江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发现本网站发布的信息包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链接内容时,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做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