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中法美食家都认为自己国家的食物是顶级料理,但谈论起彼此的美食,也颇有惺惺相惜之意。法国美食网站甚至还特地借用古人言:

 

Il y a des milliers d'années, Confucius a dit que la nourriture était le « premier besoin des gens ».

几千年前,孔子说“民以食为天”。

 

彻底把法语君给逗笑了,没想到法国人对我们的文化竟然了解到了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法国人,对待食物都不仅非常尊重,而且充满激情。但因为文化和风俗的差异,中国人和法国人对彼此的一些食物难免有些无法理解。究竟中法两国“重口味”食物哪方更胜一筹,还得比过才知道。

 
中方参赛选手

 

 Œuf de cent ans 皮蛋 

 

 

Des œufs de canard enrobés de chaux et de boue, trempés dans de la saumure pendant 100 jours jusqu'à ce que le jaune devienne vert et que les blancs deviennent gélatineux et bruns foncé.

给鸭蛋涂上石灰和泥浆,在盐水中浸泡100天,直到蛋黄变绿,蛋白变成深棕色的凝胶状。

 

法国朋友虽然接受不了中国皮蛋的味道和质感,没想到对于皮蛋的制作方法倒是门清。

 

作为一个皮蛋二级爱好者,法语君表示虽然法国人没给皮蛋什么较为积极的评价,但是他们给皮蛋取的名字倒是挺萌的,“一百年的蛋”越想越可爱。
 


 Le balut 鸭仔蛋 

 

 

Un balut est un embryon de canard en développement qui est bouilli et mangé dans la coquille.

将发育中的鸭胚胎留在蛋壳里煮着吃。

 

不得不承认,法国美食家的知识面挺广的,毛鸡蛋是一道流行于中国南方的小吃,如果询问一个中国北方的同学,或许都不一定了解它的具体吃法。其实中国人吃的毛蛋,大多数用的是鸡蛋而非鸭蛋。不知道法国人的吃法是从哪个国家看来的,因为据他们说,柬埔寨、越南、老挝等东南亚国家都有吃毛蛋的饮食习惯。
 

 Les testicules de poulet 鸡腰子 

 

 

如果前两道菜在很多中国食客眼中并不算什么重口味的食物,那这个鸡公蛋总该算是足够“重量级”的食物了。虽然法语君之前并不清楚这道菜流行于中国的哪个地区,但是法国人非常肯定地表示在香港的许多餐厅,总能在菜单上看到鸡公蛋的身影。将鸡睾丸处理后做成汤,看起来很像煮熟或油炸的白色大豆子,通常会和米饭或面条一起搭配食用。

 

看了看配图,呃,不太想尝试。
 
 Pénis de mouton 羊鞭 

 

 

如果光看配图,大多数人应该都会觉得眼前的这些“串儿”只是平平无奇的面筋串吧,放在火上烤熟,再撒上辣椒和孜然,就是香喷喷的烤面筋了?但当真一口下去,想必这道菜就要暴露出它的“本性”了,那味道有些不敢想象,想要“尝鲜”的同学可以尝试……
 

 Les yeux de thon 金枪鱼眼 

 

 

说实在的,光从视觉的角度来分析,上榜的“重口味”食物里,只有这张配图是真的第一次就彻底从灵魂深处刺激到法语君还算强壮的小心脏。

 

想象一下吧,一只只深(幽)邃(怨)的眼珠子,躺在湿冷的冰面上,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这场面绝对令人毛骨悚然。虽然据说金枪鱼眼经过处理调味,味道类似于鱿鱼,但如果没有不得不吃的理由,真是很难鼓起勇气吃下似乎与自己对视着的眼睛。

 

不过必须申明,据查证,最先食用金枪鱼眼的是日本人,法国朋友恐怕是误会了。而且中国食用金枪鱼眼的基本方式是油炸或水煮,论生猛,真不敢和一衣带水的邻国相较,毕竟他们可是喜爱生食金枪鱼眼的……


 
法方参赛选手


 Le yod kerc'h 燕麦糊 

 

Le yod kerc'h(布列塔尼语)
= La bouillie d'avoine 燕麦糊

 

看到这幅图的时候,不禁猜测这是什么。究竟是碾碎的花生糖,还是被泡烂的饼干?其实都不是,它只是可可爱爱的燕麦粥…...

 

咳咳,等一下,这个确定不会卡住嗓子或者引起反胃等种种不适么?

 

如果想尝试正宗的yod kerc'h,欢迎去布列塔尼地区一探究竟。话说那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既诞生了精致的可丽饼,也有如此粗糙质朴的食物,但据说以前都是穷苦之人食用,如今大多数当地人都没有吃过,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接受它的口感......
 

 Des tripes/rognons 肠子/肾脏 

 

 

Non seulement le côté entrailles n'est pas très attractif au départ mais l'odeur de mort durant la cuisson finit de tuer.

内脏在一开始不仅无法吸引人,而且烹饪过程中死亡的气味几乎可以杀人。

 

看到法国人的这段点评,可见他们的确对内脏有比较“深入”的了解。虽然肥肠面和卤煮是法语君的心头好,但如果需要亲手处理烹饪才能吃上……不好意思,那还是选择放弃吧。

 

不知道大家有木有看过前段时间的一档综艺,里面某中国男星在录制过程中,就因为处理生猪大肠而产生了生理反应,在镜头前就抑制不住地呕吐。

 

想想法国人的烹饪方式,还真是有些替这道菜的味道捏把冷汗。
 

 La langue de bœuf 牛舌 

 

 

它来了,终究是迈着优雅的步伐向我们走来了。它就是牛舌,是很多法国人的心头宝,也是不少中国人心里跨不过的坎。

 

牛舌,一个听起来令人费解;看起来令人生畏;吃起来更是令人百感交集的部位。虽然牛的舌部在弹性和韧劲上都具有无可挑剔的口感,但是它终究是牛的舌头。无论浸泡在怎样美味的汤汁当中,都无法改变它的本质,每一口都像和一头哀怨的牛在舌吻缠绵。如果选择品尝这道菜,那就不要脑补太多啦!


 La cervelle 大脑 

 

 

虽然中国人也会吃动物的脑子,但通常经过精心烹饪的,比如知名川菜——猪脑花,令无数英雄美女竞折腰。但是,法国人吃的,几乎都是生的啊啊啊!

 

Pour ne pas arranger les choses, celle-ci est généralement servie dans sa forme original. A servir à un invité aveugle.

为了方便起见,大脑通常以食物原本的形式呈现,这是专为盲客人准备的美食。

 

法国人自己的这个吐槽可以说是很到位了,生吃大脑?无论是何种动物的大脑,都未免过于血腥了吧!不过向来彪悍的法国食客,真的没在怕的。
 

 Le ris de veau 小牛胸腺 

 

 

这道菜真的是触及法语君的知识盲区了,胸腺?到底是什么位置?

 

只有老饕们才会知道,胸腺在牛成年的时候会萎缩,所以只能在小牛的身上才可以取到这种食材,春夏之交的小牛就成为人们下手的目标。制作过程中,需要去除胸腺表面的筋膜,先用热水煮熟,再用冷水激活,以保证鲜甜细嫩的口感。作为料理界中绝对的高级食材,小牛胸腺常与松露、牛肚菌等昂贵食材一同料理,只有手艺高超的大厨才有能力搞定这道菜。

 

这道菜常以sweetbread的名字出现在菜单上,价格不菲,所以和甜面包真的没什么关系,取这个名字或许是因为小牛胸腺拥有如甜面包般的香甜和柔软吧。

 

重口味都重的如此昂贵,呵,不愧是法国人。

 

特邀
法国「奇葩」食物

 

最后,隆重介绍两道法国「奇葩」食物王者:

 

 Le cockentrice 

 

 

乳猪上半身缝合火鸡下半身,如此创意据说来源英格兰王国,虽然不太能懂这个设计的奥妙,但乳猪和火鸡的搭配想想就很美味...

 

 Le rôti sans pareil 

 

 

见过俄罗斯套娃,你可见过烤鸡界的套娃?值得一提的是,rôti sans pareil是由17只塞满配料的鸟(有火鸡,鹅,野鸡,鸡,鸭,珍珠鸡等)组成的烤肉,是一道来源于19世纪的法国菜,一口吃下十几种禽类,它做到了!


图源:图虫 / 部分图片来源外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Ref: https://lepetitjournal.com/shanghai/installation/plats-aliments-chinois-etranges
https://www.topito.com/top-specialites-francaises-repugnan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