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后,法国发生了一系列耐人寻味而又含义清晰的事件:9月18日,被华人世界视为奥运火炬传递英雄的中国残疾运动员金晶,以"法国总统贵宾"的名义应邀访问法国,并得到了包括总统和两院议长在内的高规格接见。甚至在她访问结束回到上海时,法国驻上海总领事亲自到浦东机场迎接。

  几天后的9月26日,曾在因西藏问题导致中法交恶过程中发挥过"巨大作用"的"无疆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兼该组织创办人梅纳尔突然辞职。舆论分析指出,这是吸取教训的萨科齐政府开始拿媒体、"无疆界记者"组织和左派等开刀。

  更出人意料的是,传统左派喉舌《解放报》负责人,居然要求报纸不要批评萨科齐及其政策,导致大批编辑辞职。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行,不少法国人对中国的印象发生了改变。记者的邻居以前对中国颇有成见,然而这位老人在奥运会期间碰见记者,竟然不顾天下小雨,取下常年带着的礼帽对记者说:"向北京脱帽致敬!北京太出色了!"记者刚来法国时经常和他辩论,但都没能改变他的一些成见,没想到,奥运会的举办却让他对中国的看法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分析人士指出,法国对华态度的一系列悄然变化,有着复杂的背景和丰富的含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法国的国家利益。

  今年4月萨科齐执政满一年时,民意支持率很低。就在他自顾不暇、而且需要中国巨额订单支撑的时刻,法国民众却在法国左派、媒体以及美国出资的"无疆界记者"的推动下,借西藏骚乱而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华潮,导致中法关系严重倒退,法国国家利益也严重受损。

  面对法国的国家利益和被煽动起来的民意,被绑架的萨科齐不得不动用巨额外交资源,来修补两国恶化的关系。一方面,他三派特使赴北京,公开宣示支持北京奥运会和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在出席北京奥运会和会见达赖问题上含糊其辞,左右摇摆,最后只能在现实面前低头。

  其次,法国虽然号称新闻自由,但有两个底线绝不允许突破。一是不能公开否定法国的现行制度。二是不能损害国家利益。而这一次,媒体和大名鼎鼎的"无疆界记者"组织显然在这方面玩过了火,最终难逃被秋后算账的命运。

  第三,在这场东西方冲突中,法国"意外"地成为反华的急先锋,被孤零零地晾在国际舞台上,这是出乎法国本身意料的。事后,法国也大有被其他西方大国欺骗的感觉。显然,英、美等国务实的外交,对执政不到一年尚缺乏经验的萨科齐上了一堂外交课。

  第四,由于美国金融危机冲击全球,民众关注的焦点发生转向,此时进行秋后算账,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弹。特别是在这场金融危机中,中国的重要性再次突显出来。而且从长远来看,这场金融危机何时见底谁也不知道,对中国的需要也将是长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