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国热衷于罢工的,并不是社会最底层群体,而几乎全是捧着金边铁饭碗的国营机构员工,他们反对任何可能触及自己既得利益的改革。还有很多人只是去凑热闹,因为罢工就是法国人生活的一部分;结果不重要,参与最重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发泄一下,制造点噪音,然后各自回家。

1月29 日,笔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10 点了。

刚打开电脑,同事汤马斯的一封邮件就跳了出来:"亲爱的同事们,我今天没法到办公室来,因为从我家到巴黎的火车全部取消了,我只好在家办公。别太想我。"

环顾四周,办公室里稀稀拉拉只坐了几个人,比平时少了将近一半。

出行受阻,法国人却没有怨言

因为这一天是"黑色星期四",很多同事不是干脆休假,就是在前一天下班时,就把工作电脑带回家,舒舒服服地做SOHO。遇上号称有250 万人要罢工的日子,呆在家里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到达公司的旅程还算顺利。这种提前一个星期通知的罢工早已让巴黎人习以为常:前一天晚上查好时刻表,第二天提前出门。车站里显然有许多和我想法一致的人,大家都裹得严严实实,表情漠然地在站台上等车。

远处传来轰轰的声音,人们不约而同地探头张望;一趟列车缓缓驶来,大家都长舒一口气;列车停下,车厢里已经塞得水泄不通,大家又不禁摇头叹气。但是再挤也得硬着头皮上,因为下一班火车可能是半小时或40 分钟以后。有时在你等了30 分钟后,车站里会响起工作人员平静的广播:请注意,我们很抱歉地通知您,下一班开往巴黎的火车已经取消。

于是车外的人大喊,"请向里走走!"车内的人也喊:"没处下脚了!"一番挣扎之后,有些人无奈放弃,也有不甘心的人伸开手脚,做"大"字状扒住车门,幻想自己的身体可以薄成纸片模样。只见车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最后载着满车厢因为你踩了我的脚、我碰了你的头而此起彼伏的"Pardon"(对不起)声,摇摇晃晃地驶向下一站。

这一幕在法国实在是家常便饭。全世界最强的工会在欧洲,而欧洲最强的工会在法国。因此法国除了葡萄酒和奢侈品之外,罢工之多之随便也是大大有名。一旦工会认定政府的某项措施,或者企业领导层的某种想法会造成裁员或损害员工的既得利益,就会立刻"揭竿而起",组织罢工、示威、游行,逼迫政府和雇主让步。

工会最厉害的地方,是谁的面子都不给。2005 年巴黎争取2012 奥运会的主办权,工会就选在奥运评估团到达巴黎的第二天举行罢工。历史上还有好几个法国总统就是因为罢工风潮,被搞得灰头土脸。

在法国,罢工几乎是最有效的劳资纠纷解决方法,同时它又是合法的。参加者不会因为没有上班而受到惩罚,月底工资照发,分文不少,毫无后顾之忧。民众对罢工也大多持同情态度,遇到火车晚点、取消和拥挤不堪,都很少口出怨言。最多只是耸耸肩,说一句"C'estla vie."(这就是生活)。

我私底下一直认为,法国人爱罢工的传统,部分来自于他们对说话的热爱。和法国人一起开会,气氛一定热烈,发言必然积极,但最后是否言之有物,永远是第二位的-我说了什么不要紧,关键是我说话的权利一定要用足。

这种对话语权的痴迷,反映到政治上,就成了不平则鸣,不开心就上街。每年一到10 月,国民议会开始讨论下一年财政预算的时候,也就进入各大公共部门罢工的高峰期。罢工目的不外乎三点:增加工资,减少工作时间,提高福利。

我的英国同事大卫提出一个著名观点,法国人春天上班,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所以他们一年只工作3 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