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海明威

文:Camille

一个人在位于塞纳河左岸的奥赛博物馆看展。

这座与卢浮宫、蓬皮杜中心并称为巴黎三大艺术殿堂的博物馆,曾被誉为“欧洲最美的博物馆”。顶层集中展示了19至20世纪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从雷诺阿的《加雷特磨坊舞会》、莫奈的组画《睡莲》再到梵高的《自画像》及塞尚静物系列……这里是世界上收藏印象派主要画作最多的地方,也被誉为“印象主义画家的殿堂”。

独自在巴黎看画的心情是恬静安然的。那一幅幅明暗交替、色彩变幻的画作,让灯光幽暗的室内变得更为深邃且又迷离。让人仿佛置身于迷人的幻境之中,随时光一起流转,伸手便可触及那些久远的灵魂……

从博物馆出来,走到位于巴黎第六区圣日耳曼大道和圣伯努瓦街转角的花神咖啡馆,沿街找了个位置坐下,耳边传来的是萨蒂的钢琴,那么熟悉的旋律,带着十足的沙龙味。午后慵懒的阳光,透过身后的梧桐枝叶,零星地洒落在咖啡桌上,我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斑驳的光影,让这座城市的节奏充满了流动感。就这么安静地坐一下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就很美好。

只是,在随手从包里取出一本书的电光火石间,我会轻问自己:现在坐着的这个地方,是不是当年波伏娃也坐过?我们望去的又是不是同一片天空?


出咖啡馆,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我漫不经心地游走在塞纳河畔,路边有艺术家在写生。河畔有各式各样的小店铺,出售的大多是字画或手工类艺术品,马路对面是行色匆匆的路人以及不同建筑风格的餐馆酒吧,下了班的人们在灯光的映照下其乐融融地喝着啤酒,街头艺人打着节拍翩翩起舞,在这样一个微风拂面的夏日黄昏,显出生活平实的真相。

来到莎士比亚书店的时候,我想起有一位作家曾说过:“在巴黎的左岸,莎士比亚书店和黑猫咖啡馆是对称的两极,如同我们古典诗歌里精美的比兴和对仗,让巴黎有了诗的韵味。”那天书店里的客人不多,年轻人都在角落里安静地翻阅自己心仪的作品。书店虽然面积不大,却能让人体会到那种历史与时间的沉淀,仿佛坐在你身边的正是海明威与菲茨杰拉德夫妇!

终于明白,在电影《爱在日落黄昏时》里,导演为何特意把两个分别多年的恋人安排在这书店相遇。

因为,若非感情丰富,又怎会来到巴黎。若非来到巴黎,又怎能与你相遇。

 

本文作者:Camille Chen,上海法语培训中心(上海法盟,AFS)图书馆副馆长,曾于2014年带领AFS夏季游学团赴法进行为期三周的深入体验。更多AFS夏季游学咨询,请登录youxue.afshangha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