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君,法国图卢兹人,年方24岁,物硕一枚,热爱数学,Agregation证书到手后按部就班踏上人民教师的光荣岗位,由组织派往阿尔卑斯小镇格诺布勒尔一郊区高中任教。

第一年为实习年,每周课时8小时,与一帮156岁的高一熊孩子们斗智斗勇。

未开学前,M君得意洋洋地跟我吹嘘从此以后就是Prof,学生要尊称Monsieur,要狠狠地虐学生,不高兴了就打低分。

开学后一个月后,M君天天吐苦水,被学生折磨得两眼无神,整个人crevé ,上完课回来就瘫倒在床上不想动。

由于我曾经就读的初高中,规矩森严,同学们都是安分守己的乖孩子,上课认真,一心扑在学习上,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情况。

后来在我终于有幸旁听了两节课之后,才算领教了法国高中生的威力,简直……跟幼儿园的小朋友幼稚程度有得一拼。

高中门禁森严,只有老师有钥匙可以自由进出。校门只在上课前十分钟开启,迟到十分钟以上的孩子们,没办法,您老就在外候着吧。

学校还挺大的,绕一圈要超过半小时,可以远眺云雾缭绕的群山。

教学楼内十分干净整洁,上课时间段,走廊上鸦雀无声,空荡荡得好像根本没人。

教学楼内设有规模不同,用途不一的教室,学生并不像国内一样一直坐在固定的教室里,而是会到某门课指定教室门口等待教师开门。

上课前5分钟有悠扬的铃声提示做好上课准备,这时候老师也要尽快及时到位。

M君的第一节课类似于我们的辅导课,称之为la classe soutienne,只有6位学生,都是在数学方面基础比较差的,相对比较轻松,毕竟六个孩子也闹腾不起来,其中一个女孩子特别活泼,不停地叫Monsieur。后来M君告诉我,就是这个有点胖乎乎的小妞,某天直言不讳,老师你出的数学题目不好。M君立刻回敬,等你以后当老师了你再自己出题。

我听得哭笑不得,国内再大胆的孩子也不敢这么质疑老师的能力吧,该说法国孩子目无长辈,根本没有尊师重道的概念呢还是欣赏其敢于挑战权威,批判质疑的精神。 

第二堂课,M君的36位学生全员到齐,我在角落里埋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记录自己的感想,等着刚入座的学生安静下来,正式开始上课。 

结果,整个课堂就没安静下来过!课堂纪律简直是令人发指的糟糕,学生毫无顾忌地和同桌,转头和后排的学生聊天,整个教室充斥着嗡嗡声,M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其中。

就在我左侧一排的前后三个学生尤其吵闹,前排学生试图抢走后排学生的作业,一个学生拽着前者的连衣帽,另一个则竭力要夺回作业,一推搡,作业纸飞了满地,又忙不迭地去捡,一边捡一边又要防范作业纸被再次抢夺,干脆直接趴在了地上,用身体掩护,另一个学生则想把椅子从同学屁股下抽走。

M君正弯腰检查靠黑板前列学生的作业根本顾不上,我看着这一片鸡飞狗跳简直惊呆了,这分明是幼儿园级别的闹腾,再多也不过小学生程度的吧,没想到会在法国高中课堂上目睹。

在这种如同菜市场,令人头痛欲裂的吵闹声中,学生如果还能学到一星半点的知识,真是堪称大幸。

由于课堂严禁玩手机,我有气无力地趴在课桌上,只求赶紧下课解脱。终于铃声一响,都不需要老师宣告下课解散,学生已经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书包,在一片乱糟糟的Au revoir Monsieur”声中溜得比兔子还快。

M君清理了黑板,收拾好自己的讲义,一脸疲惫,生无可恋。我饱含同情地看着他,他耸肩摊手,你看,这帮法国崽就是这副德行, tous sont cons

回家的公交车中,我跟M君聊了一路有关于中法学生的话题。

国内的高中课堂能做到鸦雀无声,秩序井然,学生听课态度比较认真,而法国的课堂则是乱哄哄一片。我觉得至少有几个因素的共同作用:

1,生存压力,自我发展的需要。

千军万马独木桥的高考依然是阶层向上的重要且几乎是唯一的途径,在庞大同龄人口的压力竞争下,中国学生向来都能清楚地认识到知识改变命运,来日要有出息,就要好好读书。然而在法国优厚的福利制度环境中,法国孩子们似乎还没有这种焦虑感,尚处于一片“天真烂漫”之中。M君对此嗤之以鼻,大学生们还浑浑噩噩着,高一的小屁孩满脑子只有吃喝玩乐,指望他们考虑未来简直就是笑话,找不到工作不还有救济么,终归饿不死。

2,师生关系

对师长的尊崇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中,程门立雪之道源远流长,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就是上杏坛执教鞭。老师的赞许或者贬斥对学生有极大的影响力,甚至于延续一生。上课不听讲,老师拿眼睛一扫,就足够让学生闭嘴了。

法国课堂对学生的高度尊重,正向鼓励,长为国人津津乐道。然而M君在批改了数份0分作业之后,终于愤然道Ils sont tout nuls,他们就是上课吵吵嚷嚷,作业一塌糊涂,凭什么我就不能当面说他们啥用都没有,36个学生里20个学生都不懂2/2=1,他们不是笨蛋是什么!
但据说之前一个老师因为这么说一句结果被学生告了,原本铁板钉钉的升职立刻撤销。所以M君只敢在我面前不满吐槽,法国的孩子是批评不得的。

3,长辈的压力

国内的孩子们经常是顶着家长望子成龙的压力学习的,为了孩子的教育,家长也是呕心沥血,我们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父母的一片苦心。父母节衣缩食,送孩子上昂贵的私立学校,母音辞职陪读,照料孩子的衣食住行这些行为对我们来说并不稀奇。于是我提议M君使出杀手锏,请家长,去找那几个闹得最凶的孩子家长喝喝茶。M哼了一声,没用,那几个成绩最差的,家长不管,成绩好的,家长不把孩子调皮捣蛋当回事,活脱脱一副野生放养的态度。

国内学生们受三紧箍咒牢牢钳制,顶着师长父母同龄人的压力艰难前行,而这些法国娃儿对这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皮糙肉厚耐摔打。

我无奈地看着M君,中国教师管教学生的法子帮不了你,M君郁闷了半晌,然后握拳,决定了,明年我一定要去中国教最乖巧最勤奋最聪明的学生们! 

 

本文小编:圈圈,迷恋各种语言与文字的伪萝莉糙汉子,热爱调戏与反调戏。

勾搭请戳

本内容为沪江法语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