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沈咪咪(化名)

年龄:80后

职业:留法学生/某报特约两性专栏作家

爱好:阅读、英国摇滚

从小到大,咪咪从来没有被考试难倒过,而她经由英文被证明的语言天赋,也在法语学习上得以重演。几个月的培训班学习,她便拿到了645分的TEF高分,同时也让该语言学校TEF考试589分的高分记录作古。留学法国,追梦自己的爱情,一切都进行得那么顺利,直到她拿到那本敲了拒签章的护照。

在大多数人看来,咪咪被拒签的理由,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是一个太优秀的申请者,我们觉得她申请的学校和她的自身条件相比实在差得太多。她这么优秀的条件,去这样的学校真是太可惜,况且,还要付那么多的钱……”签证官的话让咪咪傻了眼。她当时选的那所学校,是巴黎排名第四的私立商校,之所以选这里,只是因为中介说这样最“保险”。被拒签的同时,有关方面承诺要为其重新物色一所更好的学校。

当时,在下一次送签前,咪咪还需要等待几个月的时间,这让她感觉到一丝彷徨。她动用了语言学校为其颁发的奖学金,给自己买了一副MIUMIU的眼镜,试图以此将自己拉回隔绝已久的现实世界。其间,巴黎男人辞掉了工作,漂洋过海来到她身边。女人又一次被感动了,她重新开始努力。

然而,那样的生活只维持了一个多月,两人最终还是分手了。咪咪说,她和男人其实都错了,男人错在太爱她,而她错在太爱自己。男人走了,咪咪于是抹掉眼泪开始新的生活,其实,是回归曾经的生活。一周里许多天,她都睡到自然醒,余下的时间便用来打发自己的各类爱好,看书,听音乐,和朋友应酬,间或在前同事们面前亮相。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月,终于接到去送签的通知。

咪咪说,她原本几乎忘了送签这件事,也迷茫于去法国的理由,但是中介的殷勤,让她决意终了这项未完成事宜。拿到护照的那一刻,咪咪怔了很久。终于要去法国了,她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去那里是为了什么。思绪很乱,挣扎很多,然而,她最终还是去了。

一晃眼,这个在朋友眼里十分恋家的巨蟹座女子已经在巴黎待了一年的时间。如今,她住在巴黎的十三区,也就是中国人区。中国人区的很多地方还是很巴黎,但是她说,她住的那里“不巴黎”,因为那里有很多新建的办公楼,一切看起来都是新的。不知道为什么,局部地看起来,让她想起中国。

学校在典型的法国人街区,铺满梧桐落叶的马路,法式落地窗,这让她在上课的时候忍不住开小差。一番胡思乱想之后,一天的课很快就结束了。然后,她就背着装了书的包混入下班的人流,也试图在脸上摆出一副忙碌劳累了一天的疲倦呆滞的神色,让自己看起来更合群一些。谈到自己如今的生活,咪咪自己也笑了。“还是那句话说得对:爱情和工作,她选工作,因为后者永远不会辜负你自己。”

不上课的日子,咪咪会为原单位码稿赚点外快,偶尔还要去法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完成一些特别的采访任务。几个月前,在他人的举荐下,她包下了一块两性专栏,成为了某平面媒体的专栏作家。收入虽然不算富裕,但这样的状态,却让她感觉充实。“工作了这几年,也经历了一些事,表面上忙忙碌碌,但从来就没有机会收拾自己的心情,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哪里。现在我很明白,爱情不是可以由你一个人作出选择的事情,但是脚长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我选择远走高飞,还自己的一个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