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对其它语言与文化的影响

只有希腊文和拉丁文,因其字根形成现代国际科学字汇基础,故能在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时凌驾于法文之上。法文本身将数千个拉丁和希腊单字传给英文、荷兰文和德文等欧洲语言,接着这些语言又将之传入斯拉夫语、东方与非洲语言。在十七世纪末到十九世纪期间,法国文明就等于欧洲文明,而法文也真正成为全欧各国文人阶级的国际语言。

结果,现在可在欧洲各语言中发现大量的法文;亚、非两洲的语言则可发现少量与法语的混合语。瑞典文一般表示"再见"是用adjö(源自法文adieu);荷兰文用krant(源自法文courant)来指"报纸";俄文的军事用语中,有很多字如soldat与leitenant,是直接从法文soldat(士兵)和lieutenant(中尉)借来的;法文渗透入俄文每日用词的例子有restoran与shofyor,源自法文restaurant(餐厅)和chauffeur(司机)。法文借字有时常常有效地隐藏于其他罗曼语系内;意大利文comò与gioia源自法文commode(舒服的、方便的)与joie(欢乐)。

法文措辞完全国际化而出现于大多数欧洲语言的这种例子,数目相当庞大:consmmè(肉汤)、menu(菜单)、a、 la carte(照菜单点菜)、blase、(感觉麻木的)、garage(车库)、début(初演)、sabotage(怠工)、foyer(剧场休息室)、blouse(上衫)、collage(美术拼贴)以及fugue(遁走曲)。

英文从法文借的字相当多,法文单字大量倾入英文开始于1066年诺曼人征服。诺曼征服之后二百年,法文诺曼语方言的分支,也就是盎格鲁诺曼语,是英国宫廷的官方和文学用语。当文学用的英语因乔叟(Chaucer)的作品而成功地再度出现时,英文已经和法文借字严重地混合了。早期的这些法国借字,其特色在于将这些字完全改为英文发音,因而常常辨认不出来。其中有属于宫廷和政府行政的单字--tax(税)、mayor(市长)、mercy(慈悲)、accuse(控诉)、just(正义);属于宗教--pray(祷告)、saint(圣徒)、faith(信仰);属于军事--army(军队)、navy(海军)、battle(战役);属于服装--robe(长袍)、coat(外套)、dress(礼服);属于食物--dinner(晚餐)、beef(牛肉)、biscuit(饼干)、cream(奶油)、salad(沙拉)、pastry(面粉糕饼);属于住家--table(桌子)、closet(柜厨)、porch(大门);属于乡村和城镇--cattle(牲畜)、village(村落)、city(城市);属于艺术与技术--dance(舞蹈)、paper(纸)、engine(引擎);属于贸易--cost(经费)、price(价格)、market(市场);以及属于情感--pain(痛苦)、joy(欢乐)、rage(愤怒)等的用字。

其他源自盎格鲁诺曼语或古法语而普受使用的名词、形容词和动词包括face(脸)、nice(美好)、sure(确定)、please(请求)、marry(结婚)、gentle(温和)、honest(诚实)、cover(覆盖)、excuse(原谅);常用的副词有very(非常);还有感叹词,入alas(哎!)。法文的字尾,如voyage(航行)、message(讯息)、language(语言)中的-age,以及employee(雇主)、referee(裁判)中的-ee,也都加入英文。这种变化一直持续到进入文艺复兴甚至以后的时期,稍后出现的字形有sumptuous(奢侈的)、brunette(浅黑色的皮肤)、canteen(军中福利社)、prestige(威望)。许多来自早期拓荒者使用的法文字直接传入美洲殖民地使用的英文中,入butte(小山冈)、levee(堤坝)、portage(一段无法航行的水道)、prairie(大草原)。

点击学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