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职业教育是一种行政模式:办学动机来自政府,办学主体也是政府,培养的职业人才具有高普适性、高理论性的特点。但这种模式精于传授而对经济发展的需求不够关注。

      在法国,当一名中学生高中毕业后,会面临两个选择:升大学,或者是接受职业教育,早点就业。法国的高等教育无须考试,学生多按住家区域选择高校就读。但两年后,如果通不过学校的考核,就要被退学。所以,学生在自己掂量之后,可以一开始就选择念职业学校。如果以后还要上大学,仍然被允许。

  文凭:只认教育部发的

  法国职业教育的一个特点,或者说优点,是文凭的惟一和有效。法国教育部所颁发的文凭“是行业标准的职业文凭”。法国教育部负责人巴哈扎尔女士说。文凭考试是由国家统一安排,统一考试的。比如做面包的工人,如果能拿到学校颁发的面包专业技能合格证书,上面会标注清楚,工人会做哪些面包,哪些工作他可以独立承担,在具体实践中参加过什么课程。法国教育部中有一个专门的机构,管辖着整个法国职业文凭的发放。这个文凭委员会的成员以企业界人士居多,还包括企业代表、工会组织代表。

  为了保证职业教育对整个社会就业的有的放矢,教育部还特设了17个咨询委员会,比如酒店业,建筑业等。这些由企业界代表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决定着职业教育的方向。制定文凭之前,法国教育部职业教育处会咨询,该行业的就业岗位是否需要新的工艺,是否需要新的技能,是否需要增加新的工人,在得到企业界人士的肯定后,教育部才会制订或改革职业文凭。

  “这是法国职业教育成功的一个根本。” 曾任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专职研究法国教育研究员的王晓辉说。据王介绍,中国的职业教育,文凭品种众多,社会上的证书,效力通常还在职业学校颁发的文凭之上,“所以中国职业学校的学生,通常在学校里就是考证,而不是真正的技术学习。”

  市场需求瞬息万变,目前,巴黎地区的化妆品工人已经供过于求,但首饰匠人却奇货可居。“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停止化妆品专业的招生。但是,学生们的兴趣仍然集中在这个专业上。” 法国教育部负责整个巴黎学区职业教育的一位中年女士对记者说。负责监控市场动向是非常繁重的工作,她从早上7点已开始工作,到下午6点还不能下班,甚至是一边流着鼻血一边接受我们的采访。

  师资:重视民间艺人

  法国教育部对各个职业教育学校的财政投入尽量秉承则一视同仁的公平原则。在采访中,从各级受访的学校校长、巴黎学区的教育负责人,到教育部,都声称政府对各级学校的拨款是一样的,而全体教师也属于教育部统管,统一发放标准。一个高等职业学校的老师,和一个初级职业学校教师的薪水并没有差别。

  但法国职业学校的师资来源却颇有值得借鉴之处。在参观旅游职业学校的工作车间时,一位戴着厨师高帽子,表情严肃,身板硬朗的高个子老人在教学生们烤制面包。校长介绍说,这是一位技艺高超的面包师傅。而在工作间里,这样的民间高手数不胜数。巴哈扎尔女士介绍,法国每个学区的教育处,会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招收一些民间艺人作职业学校的老师。所有对传道授业有兴趣的专业人士,如果年事已高,可以直接向大区议会申请当教员。年纪不大的手艺人,就参加技术教师资格考试(CAPET)。

  这些成为教师的艺人,是教育部的合同制老师,而不是公务员,因此薪水会要低很多。“但是对这些老艺人来说,能够把自己一生的经验传授下来,或许是他们期许的职业生涯的最高峰。”旅游职业学校的校长助理说。

  实践:学校与企业对接

  法国的职业教育一向以与就业紧密衔接著称。法国有一套从上到下的完整教育体系,来保证企业参与到职业教育中去。

  在教育部的职业教育处里,专门设有一个企业界合作处。在各职业学校里,也有一个负责和企业接洽的部门,它的主要任务是制订对学生的企业培训计划,以及预测就业情况。“部门主任要定期和企业开会,每个月三次到四次,和雇主会的代表谈。”航空技术学校校长说。而大区的议会则根据学校提供的提议,经考察后决定是否要新开一个科目的培训,并决定是否提供给学校教员和资金。

  学校和企业的对接,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教育的盲目性。根据这所飞机修理学校向刚毕业的学生进行的调查,雇佣率接近100%,而法国年轻人的平均失业率高达22%,在巴黎93省地区,更高达40%。

  在教育中,企业还负担着给学生提供实习岗位的职责。法国对企业有一项著名的税收 0.6%的学徒税。企业可以选择把税金交给大区议会,作为大区议会管辖下的学徒培训中心的经费,也可以投放给与自己对口的职业学校。

  孟庆勐如今是里昂热大学的研究生。他是一名为数不多的从职业学校转入高等教育体系的优等生。孟庆勐在法国的第一个实习工作是,设计一个方案,替欧洲最大的植物园开发中国市场。这当时是很重要的一个新项目,但公司居然全权交给他做。习惯了在国内实习时做端茶送水接电话的“服务生”,“当时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孟说。

  去企业学习是学生的义务,也是他们在职业学校里几乎最重要的一门课程。在农业学校,23岁的法国男孩Louis告诉记者,他们有2/3的时间都在外实习。虽然他父母在巴黎近郊有230公顷的农场,但他还不得不去加拿大实习。因为学校的实习规定里说,必须到离家30公里以外的地方实习,而且最好是去其他的国家。

  ESSEC集团是法国最负盛名的管理学校。每年有很多的学生申请到该集团实习。总裁PIERRE TAPIE也很少忌讳将重要的工作交给这些年轻人去做。“因为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选择人才的机会。” 企业家的这种观念,已经在法国企业界内形成传统。用中国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白章德的话来说,这是一个企业界的远见。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