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非诚勿扰2》里面,男主参加朋友李香山为自己举办的“人生告别会”,一群朋友聚在一起互相损一损。《滚蛋吧肿瘤君》里面,熊顿在视频里面说:“以后留在你们心中永远都是我30岁的样子,以后我们在天上见的时候,我看起来比你们都年轻。”有种又心酸又可爱的感觉。

他们因为早已经知道死亡会来临,所以有时间好好整理身边的一切。与猝然离世的人相比,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而时间永远是残酷又脆弱的,当离去的人已经离去,留下的人不止有回忆,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

今年2月,巴黎狩猎自然博物馆(Musée de la chasse et de la nature)举办了一场以“哀悼和失去”为主题(sur le thème du deuil et de l’absence)的展览,展品的作者Sophie Calle现场采访了一些观展者,问他们:对于逝者的电话号码,你会怎么做?会删除掉吗?

30岁的Emmeline还留有2012年已经去世的父亲的电话,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不理智的(irrationnel),但仍然表示“只要我还留着他的号码,联系就依然存在。”(Tant que je garde le numéro, le lien est maintenu.)

Julien还在给妻子的号码缴费,虽然她已经去世3年了。Julien不能接受自己妻子的号码被另一个陌生人使用,他会时不时地拨打妻子的号码,然后听听她在自动答录机里录下的声音

32岁的Marie在父亲因癌症去世后的几个月仍给父亲发信息,虽然她知道那个手机就在父母房间的抽屉里,但她认为“父亲只是没有带手机”。后来,她发信息的间隔越来越长,直至停止,她说:“父亲那边没有网络”。

对这些坚持保留已逝亲友电话的人来说,删除手机号码意味着他们彻底的失去和分别,彻底把亲人驱逐出了自己的世界。(l'action de suppression matérialise la perte, la séparation, l'éviction de leur monde.)

然而也有另一群相反想法的人,他们认为离去就是离去,告别就应该干干脆脆。

35岁的Sandrine在父亲葬礼后几天就删除了他的电话和fb账号,因为她不能接受父亲已经不在了却活在虚拟世界里,不能接受他的名字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好像真的还活着一样。

20岁的Bryan在确认朋友死讯后就删除了对方的号码,在他的观念里,断绝正是哀悼的一部分。(Je savais qu’il fallait faire une coupure pour faire le deuil.)

我们常说,不管外物如何,回忆会一直都在。但是对现代人来说,在手机上打过的字,发过的微博和朋友圈已然是一个人的一部分,成了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据。而随着电子身份越来越重要,随之也就产生了电子遗产(héritage numérique)的问题。

Dans la plupart des cas (Facebook, messageries..) et sur la base du secret des télécommunications, les familles peuvent clore ces comptes sans avoir accès à leur contenu. Mais en aucun cas la loi ne prévoit une transmission des comptes et données numériques en cas de décès.

按照电子信息保密标准,大多数情况下(如facebook,信息…),亲属可以要求关闭账户,但无法获取相关内容。但法律在死亡后相关数据和文件继承方面的规定仍处于空白状态。

En effet, les bases de données (comme de la musique et les livres par exemple) que l’on peut acheter en ligne ne se peuvent se transmettre à l’héritier : ces bases sont considérées comme un service utilisé et non comme un bien immatériel. Le piège se trouve dans les conditions d’utilisations que l’on accepte au moment de s’inscrire. On n’achète plus quelque chose, mais le droit de l’utiliser, on achète le droit de mise à disposition, pas le produit en lui même.

实际上,继承人不能继承死者在网上购买的服务(如电子书和音乐),因为这些数据被视为一种可使用的服务,而并非物质财产。陷阱早在注册购买时的协议中写好了。我们不是购买某件商品,而是购买使用这项服务或产品的权利,非产品本身。

我们每个人都有好多各种各样的账号,社交、音乐、视频等等,也通过这些账号跟很多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建立了联系。而且浏览过无数的网站,很难彻底清除痕迹,所以可以说,我们的账号和我们在网络上永远不会真正的死亡。想起很久以前看到过的段子,有人说如果自己死了,那么墓志铭应该就是自己的账号签名。

其实,不管是删除还是保留,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悼念方式。有的人可以把伤口盖住继续前行,有的人需要时不时的痛感来提醒自己对方的存在。如果现实生活中真像《黑镜》有一集的剧情那样可以完全复制另一个人,也可能会有很多人接受。

对于离世的亲友,你会删除他们的联系方式吗?或者你希望自己的联系方式被人保留吗?

ref:https://www.nouvelobs.com/rue89/nos-vies-intimes/20180131.OBS1529/vous-effacez-le-numero-de-telephone-de-vos-morts-eux-n-y-arrivent-pas.html

http://deces-info.fr/souvenir/lheritage-numer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