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每个人都喜欢奥黛丽赫本,喜欢她自然而典雅,美丽而善良。其实她的一生,与法国这个美丽的国家有着不少的缘分。今天法语君带大家看看她的法兰西情缘。

“上帝亲吻了一个小女孩儿的脸颊,于是赫本诞生了。”
——著名导演比利·威尔德

奥黛丽赫本,好莱坞百年影史上最伟大的女影星之一,她将典雅和高贵演绎的尽善尽美。她崇尚简约,喜好自然,从不刻意模仿,反而成为人人竞相效仿的对象。

她穿过的小黑裙,今时今日依然是流行界影响至深的时尚icon。她饰演的公主形象堪称经典,无人能及。

“赫本风潮”何以能够如此兴盛不衰,历久弥新,这皆源于她与浪漫花都的不解之缘。

因为法语,她走上了影视之路

赫本第一次来到公众的视线,便是主演了法国女作家科莱特的舞台剧《金粉世界》。

1929年5月4日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父亲约瑟夫·赫本是一位英国银行家,母亲艾拉·赫姆斯特拉是荷兰贵族后裔。

1951年,22岁的赫本参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蒙特卡洛宝贝》,后来又因为会法语,参演了它的法国版翻拍片《前进蒙特卡洛》(Nous irons à Monte Carlo)。

赫本的法语怎么样呢?法语君找到她1959年参加节目的影像资料,大家感受一下:

因为这部电影,她遇到了人生的伯乐,也就是法国女作家科莱特夫人。

她纤细轻盈的体态和浑然天成的纯真令人过目不忘,而且极有语言天分,除了英语和荷兰语,亦精通法语,大段的法语台词也不在话下。科莱特当即表示“找到心中的巴黎女孩琪琪”。

虽然怀揣着初登舞台的紧张与不安,赫本还是紧紧的抓住了这个机遇。在纳粹的炮火中幸存下来的意志,在芭蕾舞老师的严厉下苦练的真功,使她异常勤奋,也十分地敏感。

不出意料,《金粉世界》(Gigi)在百老汇一炮而红,场场爆满,一共演出了219场。

赫本也以“清新的气息”崭露头角,不仅获得了戏剧世界大奖,还得到了出演《罗马假日》的机会,进而风靡世界。

不得不说,在当时流行金发碧眼,如玛丽莲梦露般眼神迷离、曲线有致的好莱坞,赫本显得十分独特。

二战后的工业电影飞速发展,在那个快餐店服务员亦可以一夜成为影星的时代,很少有演员受过真正的教育,或者艺术熏陶。

而赫本的修养和品质却与众不同,她的美却令人见之忘俗,有一种欧式的典雅和高贵。

贵族出身的家庭审美使她的气质与这种感觉更加贴合,赫本便顺势将自己清新而优雅的风格发挥到极致,在那个以性感为风潮的年代开辟自己的道路。

赫本给予所有女人的巴黎梦

赫本一生所拍电影,大部分是以欧洲为舞台,尤其以巴黎最多。

《情归巴黎》(1954年)、《甜姐儿》(1957年)、《黄昏之恋》(1957年)、《巴黎假日》(1964年)、《谜中谜》1963、《偷龙转凤》(1966年)、《丽人行》(1967年)等7部作品皆是在巴黎拍摄。

在《情归巴黎》中赫本扮演了Sabrina,一个从平凡的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的女生,电影中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美国是我的祖国,巴黎是我的故乡。”

而在这部影片中,赫本也让更多人见识了她的典雅美丽与俏皮。

《甜姐儿》(funny face)更是让赫本与巴黎的联系更加紧密。扮演模特的她,穿着Hubert de Givenchy的高级定制,在巴黎的各个角落里留下了美丽的身影,更在巴黎铁塔前又唱又跳,每一帧都美得让人难以忘怀。

在巴黎拍戏的时候,为了躲避熙攘的游客,拍摄往往选在清晨进行。暇时,赫本总在一旁静静的欣赏风景,她曾对友人言说 :巴黎是一个让人开阔心灵的地方。

频繁的往来,加深了她与这个城市的羁绊。巴黎不仅是某部电影的布景,它成为了一个象征。

在那时,赫本几乎代表了每个美国女孩的终极梦想:去巴黎吧,等你回来时,就会变得光鲜闪亮,难以置信的优雅别致,光彩动人。

赫本 & 纪梵希的传奇——永恒的爱

就在1953年,赫本与休伯特·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这对时尚史上的传奇搭档在巴黎相遇了,并且开始了一段长达五十年的友谊,创造了长达半世纪的“赫本风潮”。

在《罗马假日》大获成功之后,赫本开始准备她的第二部好莱坞电影《情归巴黎》,在导演建议下,她前往巴黎为电影搜寻一些原创的高级女装。

此时26岁的纪梵希刚刚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店,当时迪奥的新形象风靡欧美,纪梵希却认为这是一个突飞猛进的时代,女士乘飞机出差或旅行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多,她们需要更加优雅且干练的服装。

纪梵希的时装线条简洁、制作精良而且富有现代感。赫本试穿后当即表示“这就是我想要的!”

赫本在《情归巴黎》的全新形象一经登场,立即成为媒体和大众追捧与崇拜的偶像。

尤其当女主角穿着纪梵希设计的丝绸刺绣晚装出现在男主家豪华盛大的派对,其美好纯洁的气质在这件华服的衬托下,愈发超凡脱俗,令其他所有在场的女性都显得黯淡无光。

这款晚装随之成为好莱坞历史上最重要的戏服之一。赫本的名字也开始与“时尚”二字划上等号。更让她成为纪梵希设计灵感的缪斯女神。

之后,赫本在影片中的服饰几乎全部由纪梵希包揽。1957年,赫本的芳名出现在纽约时装协会推选的全球十位最迷人女性之列。此后,几乎年年都榜上有名。

纪梵希也曾说:女人不是单纯地穿上衣服而已,她们是住在衣服里面。在说这句话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赫本。

其实,赫本是将纪梵希的服饰当作保护自己的铠甲。

少时经历的战火和家庭的离析,令她有一颗敏感而不安的心,这使她时常反思自己在表演上的不足。每当她不知道该如何专业的处理角色时,便另辟蹊径去参悟剧本。

她通过角色的穿著和外表产生共情,去体会人物的内心,“帮助我度过难关的是服装。”

尤其在拍摄历史题材的电影时,不管是《战争与和平》还是《修女传》,服装的作用就更加突出了。“穿上了修道服,不但摇身一变成了修女,就连走路的姿势也完全不同了。 ”

“《窈窕淑女》里,我穿上高贵典雅的礼服,梳起雍荣庄重的发型,戴着璀璨的宝石,感觉美极了。镜头里的那些动作仿佛都是服装替我完成的。对我而言,服装给了我最需要的自信。”

赫本与纪梵希情谊相投,他们的友情比起赫本和任何一任丈夫的关系都要来得长久。纪梵希除了担任赫本的戏服设计,甚至还包括她第二次结婚的婚纱、儿子受洗的礼袍和受洗袍等。

纪梵希曾无限感慨:“对我而言,她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也是最投合的工作伙伴。”

赫本从不是一个巴黎人,但她身上的某种气质与法兰西的浪漫气息似乎异常合拍。一如法国的优雅与柔情,经得起岁月流淌,青果回甘,隽永非常。

无论你何时驻足欣赏,她依然满怀微笑,向你而来。

最后发一个小彩蛋,听赫本说五种语言:意大利、英语、西班牙语、荷兰语、法语

ref:http://www.lefigaro.fr/livres/2012/10/25/03005-20121025ARTFIG00373-audrey-hepburn-le-diamant-eternel.php?redirect_premium;https://www.franceculture.fr/emissions/carnet-nomade/audrey-hepburn;http://www.lepoint.fr/art-de-vivre/la-garde-robe-d-audrey-hepburn-vendue-aux-encheres-01-09-2017-2153721_4.php 

声明:沪江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发现本网站发布的信息包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链接内容时,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做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