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维希的日子里,我常常一个人去阿利埃河边散步。那个时候天微微亮,清新的空气中透着草木的湿意,河岸边却是寂静的。偶尔,我会遇到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们,他们会微笑着向我问好。有时,路边的草坪里会快速窜出几只小松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它们就已经跃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跑得无影无踪。很久没有感受过清晨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树枝照在我的脸上,它们温暖却不炽热,闭上双眼,伴随着林间传来的阵阵鸟鸣,我会在自己的一呼一吸间,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

2015年夏天:和我们一起去游学吧!

 

穿过一旁的拿破仑三世公园,马路对面便是小镇上著名的塞莱斯坦温泉馆。由于维希小镇自古就以其神奇的温泉治愈功效而闻名于世,夏日里,经常会看到来这里品尝温泉水的人们。据说,这里的温泉作为饮品,在当地的受欢迎程度丝毫不亚于葡萄酒和香槟。20世纪初,为了使客人无需穿越整个小镇来获取温泉水,当地会在附近招募“送水的姑娘”,其中就有一位嘉布里尔小姐后来一举成名,而她就是香奈儿的创始人——可可香奈儿。

绕过塞莱斯坦温泉馆,我喜欢漫步于源泉公园内的两条逶迤长廊下。每周四的下午,家家户户沿街摆出自家制作的奶酪红酒、面包糖果、手工肥皂、银质器皿。放眼望去,长廊下形式各异的工艺品琳琅满目的。日头西下,暑气渐消,长廊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孩子们在一边的旋转木马上伴随着轻快的音乐自由玩耍,女人们在公园内的广场前载歌载舞,到处都充满了人们的欢声笑语。

源泉公园的另一边则是维希闻名遐迩的水疗区。那里遍布了大大小小四百多个度假中心,每年都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名人政要。那些风格迥异的万国建筑群赫然成为了水疗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其中最著名便是拱顶温泉中心了,这座温泉中心的三个拱顶由黄、蓝相间的大理石覆盖,俨然清真寺的模样,极具东方建筑风格。据说,在法国书信史上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塞维尼夫人,因一度双手感染风湿病,来到这边进行温泉水疗。在她两次的治疗期间,她曾不断地写信到凡尔赛宫,详细描述了她在维希的所见所闻及其治疗过程,让维希在当时的王公贵族中一下颇负盛名。从此之后,皇族们纷至沓来,从而也使这里成为了疗养度假的胜地。

19世纪,拿破仑三世为了治疗隐疾也来到了这里,从此,河畔花园、林荫大道、阿勒邱街平地而起。其中最有名的便是105号和107号这两栋“皇帝的小屋”。前者是拿破仑三世为其本身所建,后者则是为其皇后尤金妮(Eugénie)而建,至今我们还能在它的大门上隐约看到刻有代表其姓名首字母的“E”。无奈的是,这位皇后在这所别院仅呆了三天就因发现拿破仑三世出轨的证据而离开了维希。据说,在一次声势浩大的皇室游行中,从前来观礼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突然冲出一条小狗扑入拿破仑三世的怀中和他亲昵之极,而牵着这条狗的主人恰是一位有名的女演员。于是,皇后立即看出了其中的猫腻,愤然离去。

 

我所居住的公寓位于比利时街,它就在阿勒邱街的旁边,而对面正是维希最著名的剧院。这所剧院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应拿破仑三世的要求,被不断地扩建,其建筑形式汇聚了新希腊、新意大利、新复兴及新艺术等多种风格,内有演奏厅、桌球厅、游戏室,曾集娱乐、享受及奢华于一体。而如今这里早已变成了国会的展览厅。

绕过剧院,穿过源泉公园的两条白色长廊,便可来到维希市中心的商业街。这条步行街的两边开设着各种精致的店铺。沿街的橱窗里到处可见纯手工制造的巧克力、五彩缤纷的圆筒冰激凌、不同口味的八角圆糖等。可别小看了这一粒粒八角圆糖,它们可不是普通的糖果。很久以前有位名叫达尔塞的化学家发现维希小镇上的温泉水中有助消化的功效其实是缘于苏打中的碳酸氢盐。于是当地人开始通过蒸馏、提炼的方式,将其中助于消化的矿物质制成了八角形的圆糖。如今这种圆糖被制成了薄荷、柠檬、茴香和橘子这四种口味,已成为了当地的一大特产。说起维希的特产,还有一样东西不得不提,那便是小镇的布料。这种由棉花制成的布料在19世纪初曾是用来给学徒做围兜的,有着蓝白格子的花纹,十分清新。直到1959年,法国著名影星碧姬芭铎在她的第二次婚礼上以维希布料制成了一袭红白格子的性感长裙作为婚纱,从而使得维希布料在法国刮起了一股流行旋风。

 

步行街的尽头是小镇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座巨大的喷水池。周末的时候,常常看到孩子们在池边嬉水。水池边绿树成荫,草坪上总会有几只鸽子在太阳底下自得其乐的散着步。我靠在广场边的长凳上,眯着眼看着这个世界。头顶的天是那么的蓝,朵朵白云似那握在手中的棉花糖,风一吹忽而地散了。这样的日子,云淡风轻,美好而又安逸,每一天都可以过得十分从容,仿佛夏日里的玫瑰,在午后的阳光下静默地散发着她的余香。

    

 

本文作者:Camille Chen,上海法语培训中心(上海法盟,AFS)图书馆副馆长,曾于2014年带领AFS夏季游学团赴法进行为期三周的深入体验。更多AFS夏季游学咨询,请登录youxue.afshanghai.org